黄河口,大美之诗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2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丁洪安 

标签: 户外天空   风景物语   三角洲   

花开花落的季节,梦里梦外的地方,她如画的风景在我的笺纸上弥漫,灵动的身影在我的思绪里徜徉。与黄河三角洲湿地为伴已经整整三十六年的我,在一次次憧憬中,在年轮的缝隙里细细咀嚼回味,用生命中最隆重的礼节,把自己的影子镶在这不是故乡却甚胜似故乡的土地上。

黄龙入海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我们的母亲河,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巴颜喀拉山北麓,蜿蜒向东,源源不绝地流淌了几千年,最后注入渤海。

她裹挟着大量泥沙,在入海口,以精卫般的执着,日复一日填海造陆,终于孕育出这块充满生机和活力的葱葱绿洲,成就了中国最广阔、最年轻的黄河三角洲湿地。

顺河而下,河面越来越宽,留意观察,会发现这浑厚凝重的黄河,不再是激流澎湃,而是沉沉地通体向前推进。

九曲黄河万里沙,这泥沙在接近海平面的地方堆积了河道,使黄河在入海口处多次改道。最近的不到两百年,仅在东营附近就有五六次改道。你必须慨叹黄河的霸气,她在平原上成为天河,居高临下,纵横千里。

当黄河奔涌到渤海之滨,却因将全部的乳汁都奉献给了华夏儿女,而变得如此舒缓凝重,缓缓地冲入了碧蓝的渤海之中,呈扇面形铺展开去;蔚蓝和金黄在这里水乳交融,海浪和流水在这里纵情嬉戏,如两匹美丽的锦缎缠绕在一起,呈现出裂帛般雄伟壮观的大美。

即使在这最后一刻,黄河母亲仍然在用尽全力为她的儿女们做着最后的奉献。

入海口是一片依然在生长的土地。在这里,黄河张开双臂拥抱大海,用自己的乳汁哺育最爱的稚子,看着她一天天茁壮成长。黄河三角洲这片处于黄河口的神奇土地,宛若传说中生生不息的金色息壤,年平均造陆32.4平方公里。

莽莽苍苍的荒原湿地上,一轮红日从河海交汇处升起,日月经天,又从河水所来之地缓缓西坠,仿佛一个人短短的一生;经过一个夜晚的沉寂之后,一切又从头开始。

不解之缘

1998年初,正在黄河三角洲湿地里拍摄自然风光的我被一声醉人的鹤吟所吸引。切过镜头一看,欣喜若狂,原来是一群野生丹顶鹤,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它们的风采。它们洁白无瑕的身影在霞光下悠悠盘旋,双翼轻展如九天仙子衣袂飘飘,天籁之音时而高昂、时而幽怨、时而激荡、时而悠扬。

就这样,它们的翩翩妙影悄悄地潜入了我的梦里,总把我从香甜的酣睡中早早唤醒,催促着我透过镜头去追寻它们。







从那时开始,我便开始在“鸟的天堂”里游弋,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穿梭在湿地里和鸟儿们一起分享。

鸟儿以它们自身的光辉展示了自然的多姿多彩,而观鸟可谓是一种生活的庆典。看着鸟儿们自由自在地捕食、嬉戏、燕好、抚育……只觉得它们都是远比人类更可爱的精灵,不论是独处还是群乐,展现在我眼前的,皆是无比绝美的生命图画。

然而在一次次拍鸟过程中,我却发现鸟儿们越来越少,而且还发现许多令人心痛的盗猎情况。

记得在2000年的农历大年二十九,天快黑了,我路过一片麦田地,眼见着一对农民夫妇骑着摩托车追赶地里的一群大天鹅。有五六只天鹅怎么也飞不起来,他们可能事先在地里撒了药饵。我停下来制止,这两个人却试图用两只天鹅为代价收买我,被我严词拒绝。眼见情况不妙,他们便穷凶极恶地前来抢夺我手中的相机,企图销毁犯罪证据。直到我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报警,他们才害怕了,放下危在旦夕的天鹅逃之夭夭。

天鹅本是那么的骄傲圣洁,而它们受伤后,却是这样令人心碎的脆弱。我抱起这些受伤的天鹅,送到了当地治安办,希望它们能在那里得到最好的救助。可是这样的情况竟越来越多,可见鸟儿们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了。

护鸟行动

要想拍鸟,必须得有鸟来。如果生态环境被破坏了,鸟都不来了,何谈拍鸟。而湿地正是众多动植物特别是水禽生长的乐园,同时也是人类赖以生存和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现在,人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保护湿地的行动,中国也在1992年成立了以保护黄河口原生湿地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鸟类为主体的黄河三角洲湿地保护区,为华夏民族保留下了这块净土。可即便如此,对湿地生态保护的力度也依然有限。

目前,在黄河三角洲栖息的野生鸟类绝大部分属于候鸟,是迁徙的鸟。这些鹤类、鹳类、鹭类和天鹅等野生鸟类,都把黄河入海口作为它们的中转站,有时候时机很难得,必须要抓紧时间去拍,等鸟情过了,就拍不到了。

拍鸟的过程有时候极为枯燥,而且需要动很多脑筋。为抓拍野生白鹭,我曾爬到十多米高的树上,一待就是九个多小时。为拍到白鹭群在湿地因觅食而争斗的场景,我自制了隐蔽帐篷和用芦苇搭建的遮掩体,这样能接近白鹭两米远而不被发现。有时候还要趴在雪地里和草丛里,保持一个姿态拍半天,甚至整天都吃不上饭,饿着肚子守候在鸟儿们旁边。等到积累的作品足够多了,我还要制作一张“东营鸟类图谱”。如今,这一愿望已成为我前进的巨大动力。



摄影/付建智

“先跟你们说好了,来拍鸟行,但是不能破坏鸟的生活环境,不能惊扰它们,更不能伤害它们。否则的话,我不带你们去。”每当有摄友央求我带他们去拍鸟,我都要跟他们“约法三章”。

随着对黄河口湿地风光及各种野生鸟类拍摄的不断深入,我也被众多的影友、鸟友所熟识。一些爱好鸟类摄影的国内外朋友也纷纷来到黄河口观鸟、拍鸟,切磋技艺。我只希望我保护鸟类的热情能感染和影响每个到访的客人。

生命原本如昙花一现,只愿每一段时光都能成为如歌的行板,灿烂而真实。图片可以记录历史,讲述故事。在拍鸟的过程中,我始终都收获着感动,收获着希望。

鸟之天堂

目前,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中已有16种涉禽具有国际重要意义,并且还证实了黄河三角洲是东亚—澳大利亚涉禽迁飞路线上最重要的地点之一。这里已成为东北亚内陆和环西太平洋鸟类迁徒的“中转站”,被誉为地球鸟类的“国际机场”和中国野生动物资源的“基因库”。

这里四季水鸟不绝,日出时群鸟齐飞,日落时百鸟争鸣。每年的春秋两季总有成群的大型水鸟从遥远的西伯利亚等地经由这里飞往大洋彼岸的美洲和澳洲,其迁徙的场面蔚为震撼、壮观。

但鸟类终归是鸟类,对人类总有一份天生的戒备。即便是在大天鹅密集过境的时节,一般人也只能通过高倍望远镜偷偷地窥视它们。一有风吹草动,这些可爱的生灵便振翅而飞,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你的视野之外。

夕阳西下的时候,成群的野鸭在野鸭岛上空飞舞,场面异常壮观。以前,总以为野鸭是飞不高的,只不过比家养的鸭子有点野性罢了。身临其境,才知道野鸭不但能飞,而且飞行能力极强。一到野鸭成群的时候,那可是一派遮天蔽日的宏大场面。

在这湿地上,最高傲的鸟儿要属黑翅长脚鹬了。她那从不正眼看人的小小的眼睛,长长的小嘴巴,修长的身体,细瘦的长腿……哪一点,不是爱美的姑娘们所梦寐以求的审美标准呢?因此它们总爱摆着各种造型,靓秀自己的身段。



鸟儿们忠贞不渝的爱情也曾让人动容,而这就是在黄河口湿地发生的真实故事: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保护区的巡逻人员发现了一只受伤的天鹅,它已经不能飞翔,而它的伴侣则依偎着它为它取暖,还衔来食物喂给它吃。两天后人们找到它们时,只看到两只早已冻僵的天鹅紧紧地靠在一起……

它不是不知道结局,而是它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天涯海角,矢志不渝,这就是它们的信念,这就是它们的爱情。我们人类呢?作为尘世中一个强大的族群,又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勇气与豪迈?



有件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心中充满了歉意,那就是去年冬天我无意中成功地救助了两只雉鸡。

当时我正在专心致志地拍摄树丛中躲着的一只大狂,后来感觉那只大狂虎视眈眈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于是便循着它的眼神查找问题的根源。原来,在那草堆里有两只受惊吓的雉鸡,它们正在瑟瑟发抖。大狂正在研究如何攻击它们呢。看到这里,我想也没想就停止拍摄,把大狂轰走了。雉鸡脱离危险后,竟然从草丛中出来到了一块开阔地带,让我在近距离一次拍了个痛快。在黄河口能拍到雉鸡是十分难得的,我甚至觉得,野生动物是通人性的,雉鸡也懂得报恩,它们就在这片开阔地配合得做起了我的“模特”。

但是后来,我却后悔了。那只大狂会不会因为我这“程咬金”而挨饿呢?它的窝里会不会还有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们呢?我自认为善意的干涉是否也意味着破坏了自然规律?

湿地绚景

这是一片奇幻的土地,从空中俯瞰,大片新生地宛若巨幅水墨画。近处,是些随风摇曳的狗尾巴花。远处,是黄绿色的蒲草。伸展向远方的土路被高高的草遮蔽得若隐若现。并不是所有的湿地都有明亮的水面,许多地方,水潜伏在绿草和各种野生植物下面。植物丰茂的地方,水自然是充足的。万千种鸟儿的乐园,当然首先是水草丰美之地。刚刚长起来的芦苇,一片一片地铺展开去,虽还不高大,却已经绿浪婆娑。

(摄影/包卫华)
(摄影/刘涛)

在黄河故道里的孤岛上,生长着华北地区最大的平原人工刺槐林。槐林最美的季节是在暮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槐花开。放眼望去,遍树花蕾串串,雪白无暇;风过处,绿浪浮动,百里飘香。如今,这片野趣天成的莽莽香雪海,这片物我合一的和谐天地,已成为东营人心中的天堂。每年的五月份这里都会举办槐花节,闻槐花万里飘香,品槐花独特美食,游人如织。



洁白的槐花开放,飘香四野,引来全国各地的放蜂人。他们支起的帐篷,码起一排排的蜂箱,从遥远的南方追随着花期一路北行而来。他们长期生活在远离人群的野外,因此被称作“最孤独的人”。

总有人从几百里外赶到黄河口来买蜂蜜。不论是槐花蜜,还是枣花蜜、枸杞蜜,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野花蜜,都令人们垂涎欲滴。(摄影/刘涛)


(摄影/包卫华)

在黄河口,最美的季节当属秋天。秋风送爽时,也是芦苇的成熟季节。这时,整个苇荡犹如等待检阅的千军万马,阵容齐整,精神焕发。日渐饱满的苇穗由淡紫转为粉白,直到芦花盛放,到处是蓬蓬松松、白花花的一片,风乍起,吹来苇絮无数。看苇絮在碧蓝的天空下悠然飘飞,弥天盖地,各种鸟雀穿翔其间,形成一幅精美绝伦的图画——“芦花飞雪”。

铺展出这黄河口的秋天那浪漫无边的“红地毯”是由一簇簇高20厘米左右、学名翅碱蓬的野生植物“织成”的,当地人称为黄须菜。每到初春时节,黄须菜给黄河入海口这片新淤地盖上了一层新绿。深秋,开花结果的黄须菜又给大地披上了艳丽的红装。犹如镶嵌在绿色原野上的红丝带、红宝石,火一样燃烧在原野上,为黄河口的凝重、苍劲添上浓重的色彩。

石油之城

这里的月夜,远离了喧嚣世俗、丢弃庸俗,几抹淡淡的烟云,载着满天星斗,思乡的情绪总在有月亮的夜晚升起。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是黄河口的人民多少代人口耳相传的移民歌谣。黄河口是一个典型的移民聚集区,鲁西人、潍坊人、胶东人、东北人,天南地北的农垦人、五湖四海的油田人……不同时期、不同性质的移民,为黄河三角洲带来了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气质,也让古老而年轻的黄河三角洲拥有了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广阔胸襟。

黄河三角洲不仅是中国温带最广阔、最完整、最年轻的湿地,同时还是胜利油田的主产地之一。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为甩掉“贫油国”的帽子,人们在华北平原展开大规模的石油勘探活动。自从1961年在东营地区打出第一口油井后,2.6万人来到黄河三角洲,开启了胜利油田大规模勘探开发的历史。

我因油田而来到湿地,却因湿地而选择永远留在黄河口。从某种意义上说,在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发生的故事是石油开采与湿地保护融合的缩影。

这个世界需要湿地,但与此同时,这个世界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能源。在这里,油井与自然保护区,这两个本来就互相矛盾的事物,竟然和谐地共生在一起。薄暮时分,驱车行驶在这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巡护道上,在被落日余晕映照的红色世界中,芦荻轻拂,飞鸟盘旋在一排排石油井架和一座座磕头机之间……

在黄河入海口的北侧,有一条清清流淌着的小河,叫神仙沟。静静的神仙沟,穿过繁花似锦的草原,隐入茫茫林海,平缓地淌过繁华的孤岛镇,倾注入仙河镇敞开的胸怀。在这样的小镇上,人说话都忍不住压低声音,只为与成群的天鹅一起享受片刻夜的宁静。

鱼米之乡


(摄影/包卫华)

我们不得不感谢母亲河对脚下土地的眷顾,以及对我们的养育之恩。三角洲地区不仅埋藏着丰富的石油,孕育着水源充沛、土质肥沃的湿地,更拥有无数独具特色的丰富物产。

三角洲地区有很多废弃的河道和河堤,公路经常修筑在堤坝顶端,下面是成片的农田和果园。为了保护这些农业和石油生产设施,东营海边建筑了镇海锁浪的围海长堤,其规模也首屈一指。这些大堤与一般的江河堤防比起来更威武,它们不仅要抵挡涨潮的海水,更要抵抗台风掀起的狂澜巨浪。



可口的冬枣、优质松软的棉花、肉质细腻的河口刀鱼、大个头的东方对虾以及美味的驴羊肉等等,都是这片土地的名片,名扬海内外。除此以外,湿地中无所不在的草药,更是令人艳羡。



黄河口一带盛产螃蟹,且种类繁多,但最受人们青睐的还数梭子蟹。梭子蟹喜欢在泥沙底部穴居,有白天潜伏海底、夜间出来觅食的习性,并且有明显的趋光性,夜间可用灯火进行诱捕。黄河口一带浅海多泥沙沉积,恰好适合梭子蟹的这种生活习性,再加上这一带水域浮游生物多,食物丰富,更为其繁殖发育提供了优越的条件。

这里的梭子蟹的个头虽不算最大,却是天津和北京市场上的抢手货。因为这种蟹肉味肥美,营养丰富,尤其是没有甩籽的母蟹,煮熟后掀开蟹盖,满是米粒状的蟹黄,奇香无比;而尖脐公蟹个大肉多,又是另一番鲜美滋味。

守望

黄河,多像一个恨不能把全部的生命、全部的乳汁都奉献给儿女的母亲,宁愿榨干了身体、累瘦了自己,也要让这只迎着太阳飞翔、一直飞向大海的鸟,扇动着强健的翅膀,带着啼血的鸣叫,把生命引领向比海更远的地方。

天地间的古朴苍茫和悠然,空气中洋溢着的旷古柔曼,一直能与湿地之鸟们为伴,到最后已然不知是我在追随着鸟儿,还是鸟儿在护佑着我。我甘愿永远守候在这里,让它成为我最深情的故乡,期盼这片共和国最年轻土地,永远如此美丽。

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行笺



【路线简介】

东营市→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攻 略】

交通:东营市到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可乘出租车或东营到仙河镇的专线车。自驾可自东港高速公路仙河镇口下,第一红绿灯右拐南行2公里左右即到。在游览自然保护区后,还可以在东营港乘船去旅顺等地。

住宿: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内住宿可以前往东营港附近的金岛宾馆,这是二星级宾馆, 离自然保护区只有4公里,双人标准间120元/间,有野味餐和标准餐,每人40-80元。在东营港内的海员俱乐部,可吃到各种海鲜,价格每人100元左右,住宿每人60元。离自然保护区10公里是仙河镇,每晚住宿一般30-300元不等。

饮食:黄河三角洲的河口刀鱼、东方对虾、黄河鲤鱼、鲜蟹、文蛤等各种海鲜水产极多,物美价廉。风味小吃鲜鱼汤味道独特,在黄河故道边缘,有一家著名的黄河故道鱼汤店。凡是来黄河口的人,没有不慕名去那里品尝鱼汤的,吃过的人莫不交口称鲜。

当地特产黄须菜耐碱抗旱,含有多种矿物质,能刺激胃肠蠕动,帮助消化,可预防直肠癌、糖尿病、胆结石、痔疮等疾病,具有延缓衰老的功效。夏季在其开花前采摘幼苗,洗净后下沸水焯一下,可以凉拌、炝、炒、制馅、做汤等,清脆爽口,实乃天下一绝。

【旅游建议】

东营之旅建议安排三天时间。第一天游览新世纪广场、黄河口生态旅游区、黄河入海口、远望楼、孤东油田、围海长堤、仙河镇、孤岛镇等;第二天游览石油科技展览中心、观光塔、华八井、新世纪广场、清风湖公园、天鹅湖公园等;第三天游览灵湖度假村、南宋大殿和孙武祠、大王镇等。

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最佳旅游时间为4-11月份。从5月份起,孤岛万亩槐树林陆续进入开花期,最佳赏花期为5月15日—5月21日,届时还会举办槐花节;7—8月可观黄龙入海及进行青少年夏令活动;9—11月是观芦花飞雪和黄河口“红地毯”的好季节;11月—次年3月观鸟,11月份会举办观鸟节。

【观鸟注意事项】

鸟是我们生存环境中最多姿多彩、活泼灵巧且最容易找到的动物,观鸟是一种充满乐趣、有益健康、怡情养性的知识性活动,但一定要做一个有修养的观鸟人,需要注意诸多事项。

不要穿红、黄、橙、白等颜色鲜艳的服装,尽量选择与自然环境颜色近似的衣服。鞋要轻便合脚,最好是舒适的高帮皮鞋或旅游鞋,去湿地环境可以穿雨鞋。动作应轻缓,给鸟拍照时应采用自然光,尽量不使用闪光灯,尤其是对雏鸟,以免惊吓到它们。观鸟最忌高声喧哗、驱赶鸟类,应保持适当观赏距离。尊重鸟类的生存权,不要采集鸟蛋,捕捉野鸟。户外观鸟时不要乱扔任何垃圾,因为即使随地乱扔的一团卫生纸,也可能会被鸟类当做食物误吞,给鸟带来致命危险。另外,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能损害这里的一草一木,有提醒标志的区域严禁入内。

【摄影师简介】

丁洪安,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黄河口摄影家协会主席。擅长拍摄黄河口湿地风光和各种野生鸟类,其摄影作品百余幅先后在国家级报刊杂志上发表,并在国内外各类摄影比赛中屡次获奖。如今,生态摄影已成为丁洪安生命的一部分,他也以其摄影作品呼吁全社会关注环境、保护自然,为人与自然的和谐无私默默奉献着。

包卫华,自由摄影师,在胜利油田从事摄影宣传工作。与摄影结缘后,开始用心去感悟自然,用相机记录生活,并成为品味人生的主要方式。其摄影作品多次在国内摄影大赛中获奖。

刘涛,自由摄影师,擅长鸟类摄影。因工作单位位于黄河口湿地保护区内,所以无论上班还是下班,经常遇到各种野生鸟类,于是慢慢喜欢上观鸟、拍鸟。其摄影作品多次在国内摄影大赛中获奖。

付建智,中国摄影记者协会会员。在黄河入海口数年坚持拍摄野生鸟类,目前已记录拍摄在黄河口栖息的鸟类近200余种。其作品曾在多种鸟类摄影大赛中获奖。

【摄影师手记】

在黄河三角洲这片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上,有一群摄影爱好者,他们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了这里丰富多彩的自然景色,力图能够展现黄河入海口所特有的美丽,尤其是通过拍摄各种野生鸟类与人共存的和谐环境,向社会传递环境保护的重要性!

生命原本如昙花一现,只愿每一段时光都能像如歌的行板,灿烂而真实。图片可以记录历史,讲述故事。我在拍鸟的过程中,一路上收获着感动,也收获着希望。

在我的眼中,这里的一草一木总关系着我的情感。我会时不时地观察不同的鸟类生活环境,清楚知道鸟儿们繁殖筑巢的地方,什么鸟在什么时间可能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时间久了,拍鸟也就成了我最大的业余爱好。于是,鸟儿和黄河三角洲湿地也成为我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无法割舍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之情,愿意用镜头为这里的自然留下最真实的记录,为黄河三角洲的美好明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丁洪安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凯发娱乐_凯发国际娱乐_凯发国际k8【娱乐平台】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