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靥青衣幽呈坎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8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赵艳青 

标签: 乡村印象   社区推荐   

呈坎湖

夏末秋初,永兴湖里一池“接天莲叶无穷碧”,荷花却悠然过了盛放,零星开着,粉荷、花苞、莲蓬、碧叶、枯叶聚在一块了。剑指蓝天的水莲蕉,穗状紫花的梭鱼草,羞怯娇小的萍蓬莲,探头探脑的水盾草,怕荷们孤单挤挤挨挨在池塘扎堆。逢着细雨天,落雨无声中,荷叶心儿收集着雨露,在承载不住的一瞬间倾倒下来,哗啦水声像有人在向平静湖里扔了石头,涟漪荡开又平复。更妙的是微雨集成大水滴状,荷叶儿不堪重负倒伏下来,却被另张叶子接住了,接到水球再传给下一张叶子,周围的叶儿得了信儿一般,芊腰微弯,晶莹的水珠儿轻盈的在一个又一个荷叶上滚过,终于归于池塘。

水莲蕉

永兴湖又称呈坎湖,位于呈坎村北。两千岁古村一直盛传:游呈坎,一生无坎。

呈坎村按《易经》中“坎、呈二卦而建,取二气统一,天人合一”的八卦风水,村落依山面河,坐西朝东。唐代罗姓邑人聚屋成村时,于村外众川河上筑坝,引活水入村,水圳绕家家户户,至今依然用于饮用、防火、洗刷、灌溉、泄洪,设计者智慧空前绝后。只是不知是否与活水有关,这里自宋代以后徽商兴起,贾而好儒,贾德结合,儒政相通,密集连续出高官又出徽商,更让村人自豪的是文人墨客辈出。

村内三街,九十九巷宛如迷宫。民间有语形容外人进入村子:“十有九迷路,留在呈坎富。”三条街道,前街又称商街,商家售卖之地;钟英街又称官街,徽商、官吏、文人们聚居地;后街是百姓街。徽州民居甲天下,呈坎民居甲徽州。村内闲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抬头可见。精华景点集中在钟英街,有下屋、五房厅、燕翼堂、罗纯夫宅等开放景点,还有纯爱堂、汪应川故居、洪宅、谷懿堂、罗来林宅等多的数不清的国宝文物民居,现在还在庇护着房子主人的后裔。老宅雕梁画栋任凭燕子窝添一笔,任由灶柴烟火熏染着花梨紫檀,任性的在花园里自生出一洼小青菜。白灰山墙上如同被绘画大师们泼洒水墨。

遥远
燕翼堂

钟灵毓秀的燕翼堂建于明代初期,徽州典型富家样式。沧桑更迭六百春秋冬夏,依旧坚固致远,人字顶山脊墙的寓意人丁兴旺,房屋三面水圳流淌,屋背后未修水渠,取自徽州风水说:水不背流。水圳既可供府内人员饮用、浆洗,也可在雨天排涝,未雨绸缪。大门门罩砖雕精妙入神,门扇更是他处未见,外面一层方形石砖,里面是木头,两者用铁钉固定,门后墙壁上有铁栓,两根碗口粗门栓侍立待命,这样一番捯饬的大门,防火、防盗、防土匪。村内此等的大门比比皆是,豪门巨贾、文人富户家防盗门标准式样。

宅内建筑更是了得,单说能自动灭火,防患于未然,已经当之无愧是消防榜样人家。燕翼堂曾获世界古代消防组织二等奖殊荣。说起来这防火材料可是随处可见,高明的是此宅设计者智慧超凡。阻燃材料隐藏在地板夹层中,日常生活不受影响。房屋二楼三楼地板内藏一层厚厚细沙,细沙上一层粗砂粒再上一层小方石砖,起火时地板烧着后沙子落下阻燃,然后小方石砖落下进一步灭火,石砖不大不会打伤人,而灾后重建工作也要省时省力的多。

二进三进楼房是典型徽式--“肥梁瘦柱内天井”式,因着屋顶内侧坡的雨水从四面流入天井,称为”四水归堂。”徽商们及重风水说,讲究的是四水归明堂、肥水不流外人田。

遥远

步入天井抬头望去,一方澄明,光亮照下来,可见瓦当、檩条、窗扇,整个空间好似外星际留给地球人的通道,神秘又明白,静寂又哗然,简单又万象。

村南贞靖罗东舒先生祠,外貌恢宏壮观却朴实无华。祠内《享堂》四根两人合抱粗的支撑柱子,材质金丝楠木,冬瓜梁材质银杏木,横梁有降香黄檀木,大殿内淡淡的木香绵延不绝。单单一根金丝楠柱,几年前被专家们鉴定价值三亿人民币之巨。殿内吨重的牌匾《彝伦攸叙》,每个字一米见方,明代大家董其昌的墨宝,当得起匾额之最的声誉,当年如何装挂成功至今也是未解之谜。邑人言说,此匾未在文革动乱时期被损毁,得益于其又大又重,红小兵们爬上去破坏多次,却苦于无法下手。一位老师不忍文物被毁想出一计,于匾额上覆红纸,上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落款毛泽东,至此此匾无虞。祠内另有七十多块牌匾,却无此好运,被无知暴戾的红小兵们给损毁殆尽。

金丝楠木柱

此刻享堂外桂花幽香,叶儿婆娑,阳光透过朴拙的方格窗,在大殿地上漏出倩倩光影,当年的学生们,是否会被这束光照到书本上明晃晃的刺痛了眼睛。

罗东舒祠后寝是两层建筑,不同于其他民间祠堂,然而宝地不同寻常的地方不仅仅限于此。底层建筑开间十一间,三道台阶七级,横梁彩绘用了明黄帝王色,斗拱刻有“鲤鱼吐水”,鲤鱼头却是龙头。时至今日看起来还似有僭越之罪,只是有罪无罪跟寻常人无关,人们只对房梁的雕刻彩绘叹为观止,美到流出哈喇子而不知。上层建筑名宝纶阁,供奉历代皇帝赏赐罗家的物品,给这个不合规矩的建筑上了一层忠君的保险。

长春社建于北宋时期,不被尘土腥秽侵蚀,却被日月风雨恩宠,过往历史恍如昨日。距今最近一次修葺为清代,宛如初建样貌,风姿飒飒。只有地上长出的小草青苔,述说着千年岁月有痕。

古老石拱单孔隆兴桥上芳草萋萋,元代农妇自建环秀桥古拙深情,汉时筑一道水口老态斑斑,清光绪建众川小学童音朗朗,却不背八股,而学天文地理、自然科学。明朝人罗小华所建的下屋还在述说着制墨大师不羁人生,及他跟几房妻妾椒房闺秘。

众川河旁人家

徽州著名特色民居、祠堂、牌坊,呈坎一样不差少。建村伊始,罗家先人已注重公共设施建设,后辈保持传统,丁字路口十字路口尚存上更楼、下更楼、钟英楼三处报更楼,自明代起,打更、防匪、防灾,供行人避雨,节日悬挂吉庆照明灯火。宋代修建的长春社,是徽州区唯一一座村人社屋。

雨洗素颜

村外田地稻子将熟,颜色黄绿相间,一陇陇间错着变换色彩,灵金山、葛山青黛,逢烟雨时,云雾软烟罗般帘遮下来,远山丘、中稻田、近房舍,迷蒙虚幻。

晒秋

晴日里俯瞰村落,雨洗素颜清净,空地场晒秋的红辣椒,为黑白村社扫一抹胭脂红。

版权声明

凡凯发娱乐_凯发国际娱乐_凯发国际k8【娱乐平台】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